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幸存者游戏

第二百零六章 末日归来 二

幸存者游戏 沉匙A 4360 2024-05-08 17:50

  就这样,柏澍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高中数学老师,成为了5a级通缉犯。

  民众对他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赞同的人认为就是有这种人的存在当权者才能警惕言行,不赞同的人认为做错事了有法律,轮不到某一个人用以暴制暴的手段去处理。

  刚开始被通缉的一个多月里柏澍杳无音信,和他共同消失的还有他的父母妻儿。

  就在警方持续追查许久无果,接近绝望的时候,柏澍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市公安局门口,表示自己要自首。

  在法庭上被提起公诉时,柏澍认下了所有罪名,却不愿透露与案情相关的任何隐情,接受询问时平静得和日常回答学生问题一样。没有人知道他究竟为何犯罪,更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内心。

  由于有自首情节且悔错态度良好,警方只有他的证词,除了那条围巾外没有任何物证,加之听说还有人在幕后保他,最后从死刑缓期两年减刑到了无期徒刑。

  入狱后第二年,柏澍又因为制作出了一款软件,可以通过dna和大数据分析以极高的准确度断定一个人的犯罪倾向,被减刑至13年,也调来了如今这个监狱。

  但自此之后,柏澍突然变得很奇怪,再也不参与任何可以获得减刑的活动,甚至在进行思想教育时故意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他所制作的软件有些小漏洞,他完全可以修复,可却选择了拒绝,没有人知道原因。

  面对八叔突如其来的关注,柏澍一言不发的躺在铺上,腿蜷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

  “你看,他就这样,不说话的。”

  八叔撇了下嘴,伸出手开始系鞋带:“快收拾收拾吧,马上到干活时间了。”

  叶玮叹了口气,站起身。以他的刑期完全是可以取保候审的,但他没有担保人,又没吃没喝,说不好来这儿才是最好的选择。

  整点前的两分钟响了一次预备铃,房间里的所有人瞬间站起来排成了两队,左边第一个位置空着,站在第二个位置八叔直接伸手把叶玮扯到了前面。

  几乎在整点铃响起的同一时刻,房间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位着装整齐的狱警走了进来。

  “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一点半,所有人继续早上的工作,五点半结束,未完成晚上加班。”

  这里的狱警虽然算不上随和,但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凶恶,跟上学时的教官差不多。

  “叶玮,你这三天不要求产量,跟着柏澍学。”狱警抬眼示意跟自己隔着个八叔的柏澍:“这个人你好好带带。”

  “是!”

  柏澍回答问题的声音不大,但是铿锵有力。

  叶玮不认识路,只能跟在那个狱警身后闷头走。路程不算遥远,大概步行了十分钟左右,一行人到达了一个厂房门口。

  站在外面时叶玮猜不到里面是做什么的,但刚一走到门口,一股浓郁的胶皮味冲得上头。叶玮干呕了一下,强忍住恶心跟了进去,里面是排布得整整齐齐的机器。

  还没等反应过来,其他人已经走到了个子的机位旁,叶玮不知道去哪儿,就跟上了柏澍。

  柏澍也不怎么理他,走到了一架机器跟前做好,从下面的一个柜子里抽出一个胶皮鞋底,拿着热熔胶棒机围着一周打了一圈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一张皮革粘好。

  期间,叶玮一直想插话,但柏澍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抬手打开了机器开关,又拿出一把匕首把多出来的皮革割掉。

  机器噪音很大,柏澍并没有直接使用,而且拿起一把锤子来来回回敲着鞋跟一周,直至打到完全服帖才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他把半成品放到机器下牵了几圈线,拿一旁上鞋油的刷子把皮鞋打了几遍,一只鞋子就算完成了。柏澍手法熟练,做得很快,整个过程用时不过五分钟,叶玮看得眼花缭乱。

  “看懂了吗?”柏澍问道。

  他的声音和他清冷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带着一个老师在解决完学生问题后那种真挚的期盼。

  叶玮不好意思说自己没看懂,只能咧嘴傻笑一下:“要不我再看一遍吧。”

  柏澍也不多说,毫无偏差的把刚刚的步骤又来了一遍,五分钟后,他再一次面无表情的问道:“看懂了吗?”

  “算,懂了吧。”

  叶玮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毕竟第一次接触的东西,不知道怎样算懂,就他这么个教法,看两遍就指望学会也不现实吧?

  “后面有机器,你去试试,不懂了再来问我。”柏澍一只手指了指后面,另一只手抚了一下叶玮的后背,不给他一点点反驳的机会就把他支开了。

  叶玮只能往后走,走到后面的空机器处坐下了。鞋底子准备好了,热熔胶棒机不太会用,糊得鞋底上都是快凝固的胶,把皮革附在上面怎么也粘不住。

  “我来吧。”八叔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接过叶玮手里的东西,熟练的摆弄着:“他什么都好,就是不愿意跟人打交道,所以有啥事儿找我就行。”

  “他以前不是老师吗?当老师不需要跟人打交道啊?”

  叶玮朝着柏澍的方向瞅了瞅,光头略有些头发,五官并不过分好看但很协调,身高在一众犯人里算矮的,无论怎么看给人的感觉都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了。

  “其实也不是一早就这样吧。”

  八叔说着话,手上的活也没有停下来:“听说他当老师的时候虽然年轻,但业务水平和德行都很好,所以家长和学生都很喜欢他。”

  “后来不知道怎么了,那几年你要在这儿肯定也听说了,当代城市猎人,还没查到他身上就已经被定性了。”

  “因为他的围巾出现在案发现场,才正式进入到警方视野里的,口供来来回回问了好几遍,不同的人不同的问法,全部都是一套证词,把案件经过说得清清楚楚,详细到案发时的天气、温度、受害人穿了什么样的鞋子、袜子,只要问到的,都能回答正确。”

  “他记性这么好啊?”叶玮问道。

  几句话的功夫,八叔已经做好了一双鞋。看到叶玮好奇心那么重,干脆把憋在心里不知真假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所以才说他高明嘛!无论是小细节还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全都能对答如流,每一份口供都完美得像提前背下来的。”

  “但是在法庭上就不一样了,他说话唯唯诺诺,前言不搭后语,好些重要细节都说错了。公诉机关让他想清楚再说,期间休庭一次,再上法庭时他不停的哭,案情只字不提,一直说是我做的,全是我做的,不要再问了…”

  “所以你以为他的无期徒刑怎么来的?是检方认定警,察有伪造口供的嫌疑,除口供和那条围巾外又没有更多的证据,怕搞出冤假错案来,只能弄个无期徒刑结案。”

  八叔说话时声音不大但富有感情,再加上肢体动作,叶玮感觉自己听的像是某人的传奇。

  “做得怎么样了?”

  柏澍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叶玮吓得一个机灵转过了身,八叔则老老实实的退回到了自己的机位。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