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撩心快穿:女神,很硬核!

第1312章 归云天外 82

  斯年,思念!

  梨月恍惚了,当年初相遇时,她觉得这个名字好听极了,满满干净清澈的少年气。

  她被他的干净迷住,迷得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可如今那个死去的人又重新站在她的面前,还是从前的少年模样,可她满头白发成了老妪。

  可,曾经的他是凡人,她是神。

  命运何时颠倒了过来?

  她声音有一些嘶哑,“神主刚才叫你颜公子?”

  “颜斯卿也是我!”颜斯卿微微垂眸。

  梨月如遭重击,喃喃道:“颜斯卿,大名鼎鼎的颜斯卿原来也是你?”

  梨月是没有见过颜斯卿的,那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斯年,对别的人和事并不放在心上,再则,颜斯卿主张在十二神域里面大肆修建娲女庙,他在几个神域里面来回晃悠,总是不巧的和她见不上面。

  而那个时候,斯年也总是会召唤她,她便也没什么心思去见颜斯卿。

  后来,听闻颜斯卿死了,她还有一些遗憾。

  如今想来,这分明是斯年一手安排的,一个人怎么能以本体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这是他安排好的。

  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子全部涌了上来,在脑海里变得清晰明了。

  她眼泪一下子涌出来,看着颜斯卿不可思议道:“你究竟是谁?你在算计我?”

  颜斯卿默然,无法否认。

  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是在算计她啊。

  在她下凡巡视的路上和她相遇,每一个细节都是经过精心算计的,甚至连如何看人他都练习了无数遍。

  他毕竟是天上的石头化成的人,不是生而为人。

  连如何做人他都要慢慢学。

  他混迹在人间无数年,才学会了如何做人,做人中之君子,龙凤。

  那经过修炼精心培养出的气质,带着贵公子的矜持,却也有山野少年的洒脱,这是他仔细琢磨后觉得最适合众人审美的气质,再加上刻意研究过的谈吐,仪态。

  他出现在梨月面前的时候,恰好干净清澈到无懈可击。

  梨月被他谋算了,在他预料之中,只可惜,后来发生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在他的预料。

  往事翩跹而过,带着沉沉暮气。

  颜斯卿终究道:“不错,是我。我……”

  他想说些什么,梨月却打断了他。“你骗我?”

  “……”颜斯卿苦笑了一下,点点头。

  梨月眸色幽深。“那女儿呢?”

  “也是假的。”颜斯卿说出这句话后,似乎轻松了许多,“你我之间其实并无肌肤之亲,我们只想要一个女娲后人的身份。”

  “身份!哈哈哈哈哈。”梨月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她看着自己的肚子,心里混乱到无法言喻,“你们想要的竟然只是我的肚子?”

  颜斯卿无言。

  女娲族人本就不多,梨月是除了明媚之外最位高权重的一个,她的身份地位是最适合的,而且,明媚若是一直不醒过来,梨月就会是下一任的神主。

  不过,梨月自私,一直不肯对外宣布舞心的身份,这又是他没有想到的。

  果然,人算不如天算。

  梨月又哭又笑,语中悲凉让所有人都对颜斯卿怒目而视。“你和舞心真是父女?”

  颜斯卿不想说,便将一段记忆给了梨月,那大段大段的记忆涌入到梨月的脑海,差点儿让她凡人之躯承受不住,她吐了一口鲜血,软倒在地上。

  或许是想要知道真相的心情太过迫切,或许是仇恨带来的悸动,她终究承受住了。

  她缓慢细致的理清来龙去脉,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笑话。

  她堂堂神女,连自己是不是和男人有了夫妻之实竟然都不知道,还被人借肚过路,无端生了一个孩子,最后更是将自己的一身功力都给了这孩子。

  她恍惚想起来,自己下入镜狱之时,明媚说,你会后悔的。

  那时她说什么?

  她说,我绝不后悔。

  当初说的斩钉截铁,在如今看来竟然是个笑话。

  眼泪似乎不值钱一样的往下流,她不无嘲讽的看着颜斯卿说道:“真是难为你,竟然委屈自己愿意从一个婴儿慢慢长大,你可真有耐心。”

  颜斯卿沉默着。

  做戏做全套。

  他自然不愿意在这些小细节上出问题。

  不过,梨月作为一个母亲,但凡对自己的孩子多上一点儿心,都不会被蒙蔽这么久。

  梨月将孩子交给凡间的一个奶妈,一个凡人,能做什么?

  即便他那时候法力低微,对付一个凡人却还是够了。

  梨月似乎也想到了。

  她喃喃道:“这真是报应啊。我这一生真是笑话,我不是一个好恋人,不是一个好母亲,不是一个好神女,更没有做好一域长老,我还野心勃勃,以为自己只差一个机缘,如今看到,我缺的是心,是脑子,难怪你来算计我,不去算计旁人。”

  颜斯卿忍不住道:“你不用妄自菲薄,这不是你的过错,当年谁在这个位置上,我就会去算计谁,你只是恰好出现在这里的人罢了。”

  “呵呵,那是我倒霉?”梨月嘲讽。

  颜斯卿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梨月含着泪的目光看向他,她努力的想要在他的身上找到一点点斯年的影子,不过发现是徒劳的。

  同样的一张面容,确实不同的气质。

  那年的斯年是干净清澈的少年,满心满眼都是她,会为她不来看他生气,会因为她走了太久伤心,会做一桌子美味心心念念的等她,还会缠着他让她教他法术,想着和她一起长生不老。

  即便那些都是假的,想来也温馨。

  可现在这张脸,冷静的过头。

  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石头,冷冷的看着人间的悲欢离合,他永远都有抽身而退的能力,而她无法自拔却不自知。

  她报复性的冷笑一声,叹道:“果然是一块石头啊。”

  颜斯卿的心疼了一下。

  明媚也沉默了。

  舞心很想破口大骂,却终究不敢面对梨月,在她有限的记忆里,这个人是将她从一个婴儿养育大的。。

  她会嘲讽梨月傻瓜,笨蛋,却无法否认,她的的确确在梨月的肚子里呆了十个月,的确是借用她的身体来到这人世间的。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