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阿撒托斯的异次元聊天群

第一百五十六章 血族之死

  “铛!铛!铛~”

  伴随着钟声的敲响,意味着时间已经来到了傍晚,也正好是这个古堡的晚餐时间。

  已经换好衣服的川小姐拉着无名血族苍白的手,仓促地奔走在寂静的走廊中,微弱的烛光映照着四周华丽的壁画,显出神秘的色彩。

  已经乱了方寸的血族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壁画,自然也没有发现这些壁画上的古怪……

  血族的脸很红,也很烫,但他望着川小姐,心中却突然有一个迷一样的声音在叫嚣:“杀了她!只有杀了她她才能永远属于你!将她的身躯分成无数块!让每一块都变成只属于你的私有财产!”

  “你怎么了?”

  他震悚地抬起头,望见了之前的那位美丽妇人。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想什么荒唐的事情,连忙道歉:“刚刚我有些走神了,对不起!”

  就在他道歉的时候,一旁刚刚到来的杰克笑着说道:“我看你是想着怎么把川给杀了吧?说实话,我早就有这种美妙的想法了!”

  他的话有点像开玩笑,但又有几分看透了真相的意味,搞得这位血族都不敢直视川漂亮的眼睛,他怕川真的会看透真相。

  他们并排走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从其他房间里赶了过来,他们正在一同前往同一个目的地――位于古堡正中心的大厅。

  好动的金毛小鬼总是好奇地看着自己的披风(翅膀),似乎要从里面看出什么似的,这种被他人逐渐窥探的滋味让血族很不爽,但也无法当众爆发出来。

  半晌,那个金毛小鬼才终于远离了他,同时小声嘀咕道:“看起来这么厚的衣服,不热吗?”

  血族:“……”忘了这茬,但好像没有什么要掩饰的。

  他只当是小孩儿好奇心重,所以也没有太当回事。

  只不过他却没有注意到那几根飘落到他斗篷里的暗金色羽毛……

  这条走廊比他想象的要长,大概有个几百米的距离,这也侧面说明了这个古堡多么巨大、这座城堡的主人财力是有多么雄厚!

  整个古堡包括花园起码也有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了!而且这还只是古堡的面积!像这种大古堡的拥有者,至少也是个子爵!拥有的封地肯定比这里要大得多!

  “子爵啊……”

  这位血族陷入了回忆……

  他在被上级血族转换为血族之前一直是个流浪者。

  整天不是翻垃圾堆找吃的,就是去人家家里偷东西吃,每天的生活过得特别将就,能够填饱肚子就已经是让他最高兴的事了!

  直到他听说了爵位――一个只要加入军队,为国王打仗就能够吃饱饭的好路子后,他的人生中就多出来了一个得到爵位的梦想。

  后来嘛……

  爵位没获得不说,反而是被迫变成了厌恶阳光的血族,还被要求干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不过好在能吃饱饭――但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于此了!

  他看着眼前华丽的大厅,口中不自觉地喃喃道:“迟早有一天,我会……”得到晋升,成为传说中能够以世界本源为食的血祖!

  奇怪的是,就算血族的前半句话已经如此大声,以至于到了只要耳朵不聋都能听见的地步,其他人也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只有川小姐表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随后又表情淡定地将自己抱住他的手又紧了紧。

  直到在大厅的长桌上分开坐下之前,血族都一直心不在焉,耳朵尖已经红得发烫了,眼神迷离的样子似乎是在回味手臂上残余的那点柔软……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朝坐在长桌最中间、面向走廊的主位看的时候,看到了一位样貌帅气、脸上略微有些皱纹的中年男子。

  ――他应该就是男主人。

  不过令血族感到疑惑的是,那个貌似是“女主人”的妇人此刻却并没有靠近男主人,反而是隔了好几个人的位置,就这么静静地远离男主人喝着刚泡好的茶。

  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地位比较低下的妾室,怎么就这么――

  “茶。”

  血族还没有想清楚,男主人就伸手推给了他一杯红茶,茶杯上还飘着淡淡的热气。

  血族慌忙接下,忙说道:“多谢您的款待,在下感激不尽。”

  男主人露出了一丝微笑,看上去颇为平易近人:“不用谢,在下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伯爵,你可以叫我赫格拉,这位……”

  赫格拉没有发声,但从他的口型可以看出,他其实在说――“坠入无尽爱河的血族先生”。

  血族的脸色突变,他下意识地朝川小姐看去。

  川小姐并未有任何异常,而且还朝他露出了甜甜的一笑。

  血族放下了心来,至少川小姐目前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情。

  随着几位仆人端着华丽的碟子和银质刀叉来到他们面前,所有人都在期待着今天的晚餐,只有一位血族惶惶不安地瞥着那位少女。

  今天的菜色很丰富,各种鸡鸭猪牛羊鱼肉都有,只可惜配色的蔬菜少得可怜,清一色的肉菜总让人感觉有些单调和油腻。

  或许是为了适应这位客人“特殊”的口味,摆在血族面前的这份牛排只有一分熟,而且上面还残留着不少未排尽的鲜血。

  而且只有他的餐具和碟边镶的金属不是银质的,全都换成了血族不怎么讨厌的铁质用具。

  一般来说,在这个世代能与家主面对面坐着的人,要么就是与家主处于同一阶级的好友,要么就是特别尊敬的客人。

  而血族就享受到了这个荣誉。

  这就足以证明赫格拉对这位血族“女婿”的重视。

  晚餐结束后,在场的所有人在向赫格拉致意之后便离开了,其中包括身为外人的血族。

  整个大厅里,就只剩下了这个古堡的主人――赫格拉,他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华丽椅子上假寐,似乎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滴嗒!嘀嗒!嘀嗒……”

  似乎是响起了时钟的声音,但按照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来看,现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发明出机械时钟这种较为精密的仪器,那这道声音究竟是从哪儿发出的呢?

  不过很快,接下来的事件让我们知道了答案――

  一个巨大的人偶出现在了赫格拉的身后,庞大的身躯触碰到了十几米高的大厅顶端,躯干的正中心正散发着耀眼的绿色光芒,似乎是有无尽的生命能量在其中流转。

  而那道类似于机械时钟发条的声音正是它发出来的。

  而创造它的作者,此刻正坐在这个人偶的胸口、人偶能量核心的上方对着眼前的人询问道:“群主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

  赫格拉也就是阿撒托斯缓缓地抬起头,表情十分淡定道:“游戏已经玩够了,托尔他们那边也已经准备就绪,是时候……杀戮了!”

  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的匹诺曹听到阿撒托斯的命令,满脸兴奋地打算操纵这具巨大人偶去那个地方展开一场盛大的“狂欢”。

  但阿撒托斯拦住了他。

  匹诺曹对此感到有些不解,于是他询问道:“怎么了?群主,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不用这么急,游戏可还有番外没有玩呢!”阿撒托斯坐在镶嵌着无数宝石的王座上说着,“我可是很喜欢发掘彩蛋的……”

  ……

  “呼……这……不可能!”

  血族浑身瘫软在了地上,指尖弹出的锋利爪子无力地抓挠着身后华丽无比的镶金实木门,鲜血在地上止不住地流淌,但却不是他的。

  地上的碎块和熟悉的衣物证明了这个人的身份,血液看上去还很新鲜,貌似是刚刚发生的。

  那双漆黑的眼眸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金色的假发凌乱地散落在一旁,头上垂下的漆黑柔顺长发浸泡在血液中,看上去宛如一位脖子以下浸泡在鲜血中的美丽少女。

  但实际上,这滩鲜血的深度只有浅浅的不到一厘米深,而少女的脖子以下也已没有了身躯。

  血族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崩溃之中,他想不到自己居然对她做出了这种事情,这是肯定他绝对不会想要见到的结果!

  草菅人命的血族在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少女之后有所收敛,但他却在即将发生更亲密关系的前一分钟将心爱之人给杀害了!

  大门被他划出了好几道深深的口子,露出了其中的木质,而爪尖处的鲜血也已经被磨蹭掉了,只剩下了大门裂口处的那几处血迹能够证实他刚刚用它杀死了人。

  他的内心还是不够坚定,所以没能忍受住内心深处的那股伴随着他对川的爱意而增长的、极其残忍且无法避免的冲动!

  最终才酿成了这个惨剧。

  “对……对不起!”

  血族无助地抱着头,十分后悔与懊恼:“我没想到……”

  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事件发生了就已经不可更改,纵使他想回到过去也没有丝毫的方法,只能够蜷曲在角落里崩溃抽泣。

  已经极度崩溃的血族望着从窗户中发散进来的阳光,无神的目光中透露出的满是痛苦与绝望。

  他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如同疯了一样大步上前推开带有由彩色色块构成的图案的窗户,踏在了窗户外面的那片残枝败叶上。

  “我……来陪你了!”

  他的表情变得坚毅,身上的披风也化作了蝠翼,身上苍白的皮肤上产生的灼烧感他也并未在意,只是一直盯着那刺眼的太阳。

  “咻!”

  他转瞬间飞翔了天空,朝着太阳的方向以一种接近于百分之一光速的速度加速前行着……

  没过多久,一堆被烧焦的残渣从天空中掉了下来,掉落在古堡周围成为了植物们的养料。

  而在窗内,一位黑发少女笑眯眯地望着眼前这一小堆残渣,原本被粉底遮盖住的泪痣也在刚刚血液的冲刷下暴露了出来。

  “真是个愚蠢的家伙……”

  富江语气刻薄地如此嘲讽这位痴情的血族,浑身上下的伤口也在强大细胞再生能力的作用下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

  这个局――血族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